宝川很气愤,天底下总有人借钱不还
单纯索要,换来却是处处躲着宝川,与之闲聊也不受待见
索要次数频繁,中下旬提及二三,便会急眼
不就是借了你点钱吗?至于三天两头的来问吗?
甚至还会被一顿臭骂,估计宝川早已被不想还钱那人恨透。

宝川读书时期的同学,有些小聪明、学识倒也算得上出类拔萃
通俗来讲就是书读的多,宝川就是踏着赤兔马也追赶不上
性格也与宝川完全相反,说话大大咧咧,动不动就是打包票,满口誓言
在宝川看来完全缺少读书人应有的言谈举止,倒像是醉酒的汉子与友扯开了话夹子。

读书时期的宝川,整日与街头混混为伍,言语没有太多顾忌,倒也与借钱那人聊得投机
虽算不上两肋插刀的兄弟,但也没到街角偶遇互低头的地步。

因终日鬼混,荒废学业,便过早出生了社会
他们之间的关系便像沙漏,随时间流逝
久不与君谈,一谈便提钱,一次两次三四次,次次多借,次次不还。

宝川选择了一个月中旬某天晚上的七八点去要债
因为在万籁俱寂的夜晚,没有了白天的喧嚣和繁琐事事
同时也是思绪最活跃的时间段,夜晚能让人安静的思索白天想不透的问题。
二来,作为当代生活习惯,睡前一定会看手机
这个点倒也不至于上床睡觉,无疑是催债的最佳时间段。

灰色的头像,宝川知道对方是设置了在线对其隐身
但宝川还是忍不住问到:“最近手头紧吗?不紧的话,你看先把钱还上”
点燃了桌上一两根劣质的香烟,仍不见对方回复
宝川明白这次又是竹篮打水,对方又准备躲着他。